CBA换帅潮的背后

CBA换帅潮的背后
CBA换帅潮的背后  “此前关于首钢队主教练有很多传闻,我可以负责任地说,传闻都不是真实的。在上赛季结束后,我就与秦总(首钢篮球俱乐部董事长秦晓雯)一直在仔细、认真地研究思考教练组未来的变化。目前已经有比较成形的方案,但还有一些细节需要推敲,很快就会公布。”北京首钢俱乐部常务副总经理张云松6月10日在接受采访时说道。  一周以前,北控主帅马布里的去留也一直悬而未决。最终,这只悬在半空长达两个多月之久的靴子终于落地,马布里选择降薪和北控男篮续约——在此之前,有关他离任的消息并非无中生有,最终马布里和管理层各退一步。  从上赛季季后赛开始,CBA20家俱乐部里有8位主教练——雅尼斯、刘维伟、吴庆龙、邱彪、刘铁、刘金利、徐长锁、王晗,陆续离开了自己的岗位。这其中有久经沙场的老帅,也有刚刚执教时间不长的年轻教练,这波联赛历史上并不多见的换帅潮,让外界不禁感叹,职业篮球教练真是一个高危职业。  以青岛男篮为例,赛季开始前,俱乐部定下的目标是在之前第六名的成绩上再进一步,但球队上赛季却连季后赛都没能打进,主教练吴庆龙只能离任。和吴庆龙一样因成绩不佳“下课”的,还包括雅尼斯、徐长锁和刘金利。  不过,导致教练卸任的因素,并非只有战绩一条。以接替吴庆龙出任青岛男篮主帅的刘维伟为例,他从浙江男篮卸任时表示,“5年的执教确实付出太多了,头发也白了,身体也比较疲惫,我也应该好好休息了。”但仅仅离任40多天后,刘维伟就在青岛男篮走马上任。而浙江男篮在刘维伟离任伊始发布的官方公告则表明,俱乐部和主教练之间的分歧,或是离任主因。  当然,也有带队成绩不错,又和俱乐部没有矛盾的教练,也难以避免离任的结果。上赛季,吉林男篮在王晗的带领下取得了出色战绩,特别是在季后赛中淘汰了强大的北京首钢男篮,执教能力获得普遍认可。但王晗在和俱乐部商谈续约时,却因双方关于合约薪金的心理预期差距较大——吉林男篮一直是联盟中投入最少的球队之一,而王晗又是联盟最被看好的青年教练之一,以至于王晗最终选择执教待遇更好的山东男篮。  可能有人会觉得,像王晗这样和球队有着深厚感情的年轻教练,俱乐部应该不惜血本留下。但事实上,对于包括吉林男篮在内的绝大多数CBA俱乐部来说,勒紧裤腰带过日子,都是过去几个赛季的必然选择。  有消息称,2022-2023赛季CBA球队的工资帽已经确定,新赛季单支球队国内球员整体基本工资帽上限为4400万元,这与上赛季保持不变,但下限则从1600万元调整为1400万元。这也说明联盟深知各家俱乐部的处境。  汹涌的CBA换帅潮暂时告一段落,大浪淘沙之后,有7支球队基本确定了新任主帅,这其中有老熟人,也有新面孔,刘维伟(青岛)、王晗(山东)、崔万军(吉林)、王建军(深圳)重新上岗,王世龙(浙江)、西热力江(同曦)、莫科(四川)则是首次出任一支球队的主帅。2023年的夏天,他们将和其他CBA俱乐部的主教练一样,再一次面对命运的选择。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杨屾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Related Post